喜鹊在云上架桥。

截自一位冒险家遗落的日志

*


…在本篇日志开始之前,我须以谦逊的态度首先介绍我自己。那么,我是一名来自至冬的普通冒险家。这个头衔是否在各个方面都显得平平无奇?不可否认,我就像这个头衔一样平凡普通,大地上最微小的一粒泥尘、海上最不起眼的一朵浪花…如此种种,不再赘述。本篇日志是我“游历七国”的伟大计划下,属于自由之都“蒙德”的首章,将综合我对这个风神治下的国家的所有印象——即使我从未见过风神的模样,但也许拂面的每一缕风,都在述说故事。遗憾的是,我在蒙德的特色节日羽球节结束后,方才赶到蒙德。出入蒙德城的手续办得非常迅速,并且收获了对于一位平平无奇的冒险家来说十分隆重的礼遇,即使时处他们为羽球节的狂欢活动结束后的收尾工作...

【枭羽/霜雪黎明24h23:30】《Gooey》

霜雪将至,黎明守望1130凯亚生贺活动第48棒

上一棒  @白翎  

cp/枭羽 

wid 5940371  


写的时候自己有点混乱所以有些时间线可能拎得不是很清楚了,剧情可能有不大严谨的地方。第一次参加这对cp的活动非常开心!><最后祝凯亚生日快乐,希望大家今晚有个好梦ww~


【枭羽】答案

*1w5+,he,多时间线叙述,私设如海。


summary:迪卢克和凯亚发现父亲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个话题曾经贯穿过一些温柔的青春。


“人们一般会如何表达对他人的感谢、思念,以及种种温柔的情绪呢?”父亲在晚餐后闲谈的间隙里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莱艮芬德老爷兴许只是无意之谈,站在餐桌前的女仆长爱德琳却不由得蹙眉,她显然是担忧的,这个看似简单的话题对于餐桌边上的两个孩子来说显然过于宏大,他们通常会因此有极长一段时间的争论。在听到莱艮芬德老爷提出的这个问题的十几分钟前,远方蒙德大教堂的钟恰恰在晚六时鸣响,今夜餐前的弥撒气氛庄严,她很高兴看到两位小少爷在今日的晚餐席上认...

补个档,不知道会不会秒屏,之前写过邦信的东西都在里面。


轶事 

我的一位骑士朋友 

我叫黑虎阿信,乌鸦坐飞机! 

古龙香。

cp|吕蝉


尽我所阅,及尽我于坊间或正史之所闻,真爱之事未尝一帆风顺。*


这是他往往不愿同外人多说的故事。


吕布从街边的便利店走出来,拖抱着一方疲乏的身躯,每一步都拖泥带水。速度不快,也抵不住塑料袋里几罐啤酒演奏出丁零当啷的慌乱乐章,它们就是每一个平常日子。街边的焉黄辉光在浓墨打底的夜里从顶高处滑落到他的鬓角,在他的耳际逗留,又流浪到心底。那些光影,有的是蒙尘的月光,有的是路灯,还有普通人家窗边遗漏的炊火光。这是他难得的休息日,一个夜晚,从灯红酒绿的名利场里偶得逃脱,那夜色也寂寞,他说男人总要去寻些欢好,所以他又逢从夜场里博来满身香艳。在馥郁的俗尘里流连忘返,...

【邦信】《我的一位骑士朋友》

原设定走这里。

教廷正剧向,2w+,独立于官方背景时间线。

CP/邦信主,副白昭,请注意避雷。

①“我的爱身披禁忌的色彩。”

出自《Forbidden colours(禁色)》



  


01.

“上帝并未教导我如何爱人,爱你也许只是我的本能或是愚笨的我自学成才。”

“你说爱是什么模样?”

爱的模样如同教堂礼拜和缓的钟声,赞美的颂歌,雪花在教堂透明的玻璃天窗上留下缠绵的影子。十二月的东部村落灯火阑珊,炊烟在那个残酷的时代丝缕升起,白色玫瑰花在这个冬季第一次盛开,金发的男人在教...

© 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