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在云上架桥。

古龙香。


cp|吕蝉



尽我所阅,及尽我于坊间或正史之所闻,真爱之事未尝一帆风顺。*




这是他往往不愿同外人多说的故事。


吕布从街边的便利店走出来,拖抱着一方疲乏的身躯,每一步都拖泥带水。速度不快,也抵不住塑料袋里几罐啤酒演奏出丁零当啷的慌乱乐章,它们就是每一个平常日子。街边的焉黄辉光在浓墨打底的夜里从顶高处滑落到他的鬓角,在他的耳际逗留,又流浪到心底。那些光影,有的是蒙尘的月光,有的是路灯,还有普通人家窗边遗漏的炊火光。这是他难得的休息日,一个夜晚,从灯红酒绿的名利场里偶得逃脱,那夜色也寂寞,他说男人总要去寻些欢好,所以他又逢从夜场里博来满身香艳。在馥郁的俗尘里流连忘返,待万事了当,仍然时处夜最深深时,执着于宿醉的遗恨总也万般不可弃。那几罐啤酒被算是以塞牙缝的慰籍。他抽空在车里打开所有的啤酒,但仅仅灌下两三罐子,稀里糊涂地把其中一个空罐子踩扁,投篮一般往路边垃圾箱里投去。

月光底下,他自诩从来不是没有节制的男人,执着于宿醉,执着于往返奢靡会所,但家里也有人不愿如斯,他就甘为这一隅情愿非否呈递上自己的态度。吕布在车座上掏出古龙香水,斟酌良久,哪怕香水几要见底,他亦对此锲而不舍。这瓶香水常年在侧,免不得跌撞打磨,底基上挂着一个豁口,他把这瓶老古董捧起来,就映出今日的皎月。人有时候对过去的残缺多有怜惜,像男孩小时候热爱夏末的蝉鸣,他在早上捉到一只老蝉,叫声明显有声嘶力竭的趋势,他把它养在一个透明的,做了穿孔处理的小盒子里,里面还放有几颗彩色的弹珠。啤酒与小盒子的位置十分接近,却还坚守一墙之隔,盒子不会被打开,老蝉不知道自己同外界的许多花红草绿失却了缘分,它也许在哼着最后的小调,没人读得懂他的诗歌。塑料袋被搁置在副座上,知了在里头吱吱叫唤。那下头垫着一份皱巴的总结性晚报,写着某一日来所有的憾事与喜事,又在顶头上被压了一袋子重物后,吐出少许混浊的尘灰。他想其中有一版满是讣告,旁边又是谁家新生儿喜宴的通告,生与死之间,人类的悲喜不尽然相通。

吕布为身上的胭水脂气付出一些微不足道的代价,古龙香氛驱遣前几个小时里的陌生温柔乡,他把最后几滴香水倒在西装领带上,瓶身留在原来的位置,除却发散的沉香,月光照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一切尚没有改变。



他从往常驱车回家的那条路上,走到门关,又走到厅堂。车钥匙一摁,那辆名贵的忠骑就在门外遥远地回应他,他不将车停往车库里,因为明日他会离开得太早。它叫赤兔,吕布说它以后也会是这个名字,因为没有人能从他手里夺走它。

厅堂的灯叫他开了又关,开的时候光色冷白,不免刺眼,他顾及窗台上的玉珠,月光透过多孔状蕾丝窗帘洒下的珠子,就旋即决定关上房灯。貂蝉选的窗帘,充满幼稚的意味。他闲下来就无端地抚摸那隅既不绣龙虎,也不纹金银的帘子。吕布常常不明白他在抚摸什么,他也许在抚摸那点残缺的绕指柔。初识貂蝉那会她常在月光里起舞,不掺有半点昏黄,所以月光和她都满盈皎白。她妖娆的身段就阻隔梦与现实,如果晚来雨雾,佳人面靥又半掩在雾蒙蒙里,就在书里说的九尾狐仙共用的场景,衬来如花美眷。

手机传来的嘀嗒声使他回神半分,夜场挥霍的消费记录延迟通知,大笔资金流水般消纵从来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他甚至轻缓地打了一个酒嗝,手指上下滑动后删除了通知,另及这条通知上下各路莺燕蜂蝶传来的暧昧简讯。这样的婉拒他做过许许多多次,像大多数普通的中年男人被要求所做的事情——即使貂蝉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他。他从不婉拒夜场里的女人,他嗅过几多来路不明的香氛,解过不少的裙衣系带,而那叫做正常应酬。


也许貂蝉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或者吕布猜她独独关注普通的日子,她依然记得庆祝每一个纪念日,虽然可能彼此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致。多年的相处里他永远像个刚刚预备工作,签下劳动合同又濒临迟到的愣头青,某一天莽撞地扎进花丛里,还妄图摘下最娇艳欲滴的鲜花。

吕布在低头间叹了口气,夹杂着对貂蝉几般含糊的爱辞絮语。他伊始从卧室走出来,那里一片漆黑,比窗外的夜还要深沉。貂蝉并不在那个地方,她现在身处他的怀里。吕布是在书房找到她的,在这个大房间里配备齐全了并没有使用过多少次的家庭影院系统,荧屏上在播放蓝光电影,貂蝉就睡在柔软的沙发上。老电影没有播完,主人公的结局在跌宕的剧情里摇摇欲坠,吕布认得这部电影,它讲的是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昨日黎明离开家前吕布就在观看它,他对此兴致高昂,甚至看了倒回开头想要看第二遍,在上班前将电影掐断在开头。而貂蝉貌似在电影开头就失却兴致,暂停的电影恰好留在吕布停下来的地方。这会她的手里还握着遥控器,也许要更换电影,也许她忘了。朦胧之中,吕布把她抱起来,揽近胸膛,她就枕在他肩窝,柔荑恰当地搭在他的右臂处,突然被抱起的不平衡使貂蝉极为不安,她小幅度地挥了挥手,像要将过分强烈的古龙香氛驱离自己。随后微弱地调整好了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些。抱起她和哄慰她对他来说向来简单。他低头,温柔地询问貂蝉是不是困了,他说她像一只不记事的小猫,她把电影忘了。

他趁貂蝉尚未清醒时说过不少的爱语,包括但不限于传统的情诗。在先前一些更为年轻的日子里,他们间情长的缠绵意境幻化在她最爱的戏剧里。貂蝉是月下的蓝色燕尾蝶,还是花园里的赫米娅。在吕布的人生观里,读这样浪漫的、充满幻想的戏剧,不如从摆在书店门口,写着爆款畅销的书架上抽一本所谓的职场百大成功秘诀。但他最终还是读了那本《仲夏夜之梦》,爱屋及乌,得以他牵挂的还另有十四行诗。抽出每夜训练结束昏昏欲睡前的十分钟,他在部队里硬生生看完了这本与当前的确不合时宜的书籍。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服完兵役,初生牛犊般勇莽地去寻找他的貂蝉时,他在夜店的舞台下,对那位明眸皓齿、名动四方的女郎,整整念了半个晚上的情诗,即使是以糙劣的口语,即使他的声音淹没在酒客的口哨与欢呼中。


我能够成为你的拉山德吗?

往前的爱是鸿蒙里找微光,像车辙下被碾烂的杏子,诞散明媚可人的芬芳。吕布把貂蝉抱着,从书房走向卧室,踩在红木铺就的地板上,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他最终抱着貂蝉侧坐在雪白的被枕间,双人床榻却意外地没有留下太大的凹陷,它显得平稳有度,两人仿若同一人。夜色温和地滚落在半边枕上,他借着酒劲意图吻她,透过她的香肩嗅来清冷的皎白月光,那也许映照着一切青春年代的末日。

貂蝉在他的将吻未吻里黯然转醒,灰蓝雨雾蒙覆在她半掩的眸里,眸底望去尽是入暮的幽幽河谷。只有刹那间微微颤抖的皓腕,仿佛有银铃腕饰叮当作响中泄漏她惊惶的情绪。她的手抵在吕布的胸膛前,那里有温和的、平稳而有力的心跳,她的唇红就在这个地方再度留芳。今夜的风是湿润的,也挟裹着雨后的窒息感。如果让吕布亲口交代,他或许会彻底坦白:这个吻里毫无爱欲。他从貂蝉独有的胭脂熏香中尝到柴米油盐的酸涩,熟悉到近乎腻厌的柔软。因此他把貂蝉愈发抱得紧,他仍然想从她身上捕获新鲜的香氛,可他没有成功。浓雾中染上露水,吕布望见貂蝉的神情并不平静,难道她独独感到落憾?又究竟在哪一个黄金般的年代里,倒背如流的十四行诗与重金摇滚的节奏热浪并不相衬,木头疙瘩却出人意料地独讨她欢心,都说近爱情怯,她向来不然。灯火辉煌中她微微俯身,风姿绰约、柳眉香鬓的佳人轻启樱唇,以戏剧中大名鼎鼎的情语回应了他的爱,她说真爱永无坦途。


朱红洒金的尘灰,山呼海啸的惊诧,千百人梦中眷恋的水蓝蝴蝶有了温柔的归宿。往后的爱却是在夙夜里寻烛火光,像秋的硕果烂熟后坠落泥潭,他们的日子伊始并不美好。落跑的公主带不走珠光宝气,貂蝉将桃花残酒就这般留在五陵年少、红绡无数的梦里。吕布在结束兵役后从政,多个工作单位的更替与复杂的人脉不免多树敌,日子就在讥讽与挣扎中度过,再等他回神,人至中年,高朋满座,盆满体钵。他尤感到欢欣喜悦,揉进眼里的金灰让他再也看不见所有的怯怯,他有资本回应年轻时候对貂蝉的承诺了,他说他总会给她最好的。可这样多年走过去,这也许是他事业大成以来,全身心回到那个家庭的第一天。

早晨时候貂蝉问他古龙香水的事情,他猜她冰雪聪明,不论如何也早已窥见端倪。吕布的宿醉让他并不清醒,却还是顶着头疼欲裂告诉她,香水快要见底了。这瓶古龙大有来历,曾是貂蝉千挑万选后挑来的纪念日礼物。雾不散尽,她也并未深究,转头聊起昨日的电影,她猜那部老电影有美好而煽情的结局,描写年少爱情的电影往往如此。吕布握着餐具的手不稳,在餐盘上骤然落下,发出怵人的巨响,那也许吓到了貂蝉。她在他身旁,俯身去问他是否身体有恙。他告诉她,昨天晚上买来的啤酒放在车里,他忘记带回家里,想来已经开过的啤酒彻夜放在车里未免已经变质,尤其是这样炎热的夏日。他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说啤酒旁还放着一个盒子,那里面有点象征着青春的东西。他在那一刻有些落泪的念头,直至望进貂蝉的眼中,那里和煦热忱,霁月光风。貂蝉提议由她去把车上的啤酒与那个小盒子带回来,吕布重新掉进了云里雾里的梦中。她温声问他,即使他在回笼的睡梦里,没有人回答,那依然还是她自己的话题:故事是否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如果没有,那也没有关系。



吕布醒来的时候接近半黄昏,太阳在地平线前留下最后的余辉,恍惚里有了黄昏追逐黎明的错觉。一切仍然辉煌而朦胧,他朝家中呼唤貂蝉的名字,只有窗外风里的情歌与鸟鸣。他猝然想起她想必是外出了,他从厅堂走向门关,将房灯打开,蝴蝶从远处来,温和地落在窗帘上。那里并不荒凉。他继而又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稀里糊涂地摁了一次,赤兔给了他遥远的回应。匆忙中吕布被锐物划伤了手,留下一道微不可察的创伤,他直往车里去。当他提起几罐变质的啤酒,手摸到那份晚报,微小的血迹留在了上面。他又探头去看那个透明的小盒子,老蝉卧在盒子里不置一言半语。

他兴致不高,盒子被失望地放回晚报上。于是决定坐在车里等貂蝉回家,见到她的第一面就要狠狠地吻她,坦白古龙香水与酒精背后的错误。吕布低头去找那瓶古龙香水,那里头果然已经一滴不剩。所有的爱严格得如同沙漏中被精密计算的沙子,时间宣判黄昏落幕了。他再陷入沉思,生活恍然如梦。他独独想起她同他的婚礼,那会没有高朋满座,没有特立独行的情诗与喜剧,没有盛大与坦途,更甚没有红酒香槟,古龙沉香。


她那时说,哪怕生老病死,你也依然眷恋我。





end。















评论(6)
热度(2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 Powered by LOFTER